请问滚头?部长标准和斯图尔特罗伯特

作者:冼赠锵

<p>人力资源部长斯图尔特罗伯特继续面临2014年中国之行的问题,在那里他会见了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并参加了他的亲密朋友和自由党主要捐助者保罗马克斯以及中国公司五矿集团签署的采矿协议</p><p>五矿发布新闻稿,宣传罗伯特当时的国防部长助理</p><p>虽然罗伯特声称这是私人旅行,但新闻稿称他正在“代表澳大利亚国防部”参加签字仪式</p><p>罗伯特拥有与马克斯相关公司的股份</p><p>反对派指责罗伯特滥用公职,违反了部长指导方针</p><p>虽然罗伯特断言他“行事恰当”,但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已经要求他的部门秘书马丁·帕金森报道罗伯特是否违反了部长级标准</p><p>部长级标准规定了部长们的行为标准</p><p>标准的基本原则是,部长们应该维护公众的信任,因为他们掌握着来自公职的大量权力</p><p>特恩布尔的部长标准声明宣布:部长和助理部长受托从事公共事务,必须以符合最高诚信和正当标准的方式行事</p><p>这些标准阻止部长们以部长的身份向民营企业提供建议或协助 - 除了以无私的方式</p><p>部长们还必须避免因持股而产生的利益冲突</p><p>根据这些标准,如果部长们被判定犯有刑事罪,或者总理发现他们已经以实质性和实质性的方式违反了标准,那么他们必须辞职</p><p> 1998年,约翰霍华德成为第一位设立部长指南的总理</p><p>违反霍华德“部长级责任关键要素指南”导致六次部长辞职</p><p>当陆克文上任时,他发布了新的部长级道德标准</p><p>陆克文的标准对部长施加了更强的义务,包括与游说者打交道的新规则</p><p>在陆克文的领导下,一位部长乔尔·菲茨吉本(Joel Fitzgibbon)因违反标准而辞职</p><p>朱莉娅吉拉德采用了类似的部长标准,但没有辞职</p><p> 2013年,Tony Abbott发布了部长级标准声明</p><p>这些要求更为严格,禁止部长们在其部长级或选举办公室雇用家庭成员</p><p>在雅培任职期间,一名助理部长亚瑟·西诺迪诺斯(Arthur Sinodinos)站在一边,等待一个国家反腐败机构的调查</p><p>已经有一个部长辞职,一个部长站在特恩布尔的手表旁边</p><p>特恩布尔发现,城市部长杰米·布里格斯在海外旅行中的行为违反了部长标准并“没有达到部长所要求的标准”,这促使布里格斯辞职</p><p>在警察调查他所谓的复制前议长Peter Slipper日记的角色后,国务卿Mal Brough辞职</p><p>部长级标准是联邦部长廉正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涉及刑法的运作和游说行为准则,以及议会和监察员的审查</p><p>总理宣传并执行部长标准</p><p>特恩布尔的标准使他有权决定部长是否应该在部长因非法或不当行为受到正式调查时站在一边</p><p>总理可以随时改变标准</p><p>部长级标准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不能在法院强制执行</p><p>总理部长级标准的执行不完整</p><p>部长是否辞职取决于当时的总理,是否存在媒体愤怒和公众对某个问题的愤慨</p><p>这可能会决定罗伯特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特恩布尔部长的剑</p><p>这些标准是一个重要的指南,它编纂了我们对部长担任公职的期望</p><p>但是,最终,政治决定哪些部长站立,....